5.0

2022-09-01发布:

男女裸体无遮挡边揉边做姦淫合租极品校花那一夜

精彩内容:



  七月的章河村越發的炎熱起來。

  吳臣藉著自己小姨在村委會幹婦女主任一職,也混到了一個暑假看打水機的臨時活計。

  “噓噓噓……”

  正值晌午,吳臣本是躺在水渠房裏頭午睡,忽然,聽到一陣嘩啦啦的流水聲,這聲音聽起來很是怪異。

  吳臣暗道,難不成有人想要偷電動機?

  要知道,章河村一到夏季,全村的水田都得靠著水渠的一台打水機來抽水灌溉,這玩意兒要是被偷了,那幺整個章河村村民一季的莊稼就完了。

  吳臣冷哼一聲,爬了起來,朝著那聲音走過去……這才剛一走出去,吳臣便愣住了。

  只見水渠房不遠處的田埂邊上居然有一個女人蹲在那邊解手,一身黑色的半透明長裙被她撩了起來,正對著吳臣這邊,而先前那嘩嘩的聲音便是從那邊傳出來的!

  長這幺大,吳臣還是頭一次瞧見這樣的風景,而且還是一個成熟女人,忍不住嚥了嚥口水。

  這要是可以湊近點兒看個仔細該有多好啊?

  帶著這樣的想法,吳臣眼珠子一閃,悄悄地潛入到章河裏,朝著那黑裙女子那邊緩緩地遊了過去……不一會兒,吳臣便遊到了女人的下方,擡頭一看,這下,立刻將那女人的模樣看了個通透,更是讓吳臣心裏頭一陣火燒火燎。

  吳臣以前在學校邊上的租書屋裏看過一些這樣的書,也不免看到一些特殊的書,雖然當時看了很多描述但是從來沒有見過。

  今個總算是見到真的了,雖然並沒有想像中的那幺漂亮,但是男人的本能還是讓吳臣身體有了異常的反應……“咕咚”一聲,吳臣嚥了嚥口水。

  “誰?!”

  可能是嚥口水的聲音太大了,那女人忽然驚呼一聲,低頭一看,待的她看清楚是吳臣之後,這才松了口氣,沒好氣地罵道:“吳臣,你這個臭小子,居然敢偷看老娘?你信不信老娘戳瞎你的眼珠子?”

  看清楚女人的臉之後,吳臣猛地回過神來,尴尬地說道:“小玲嬸兒,我……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的,我……我以爲是偷電動機的小賊呢。”

  這黑裙女子名叫宋小玲,是別村嫁到章河村的小媳婦,平日裏也很少下地幹活,外加長的好看,她男人寵的厲害,從不讓她碰地裏的農活,使得她皮膚保養得非常好。

  那大大的媚眼彷彿會說話似的,一閃之間都彷彿可以勾走男人的魂兒。

  “哎喲……”

  忽然,吳臣只覺得下身一陣吃痛,他連忙爬上了岸。

  聽到吳臣忽然發出痛呼,宋小玲也有些擔憂,可是待的她看到爬上岸的吳臣之後,白皙的臉蛋上立刻浮起一抹嫣紅。

  感情是吳臣某個地方頂了起來,外加被水浸濕的褲子處于半透明狀態,那裏面的東西半遮半掩的,別提有多撩人了。

  宋小玲本是想要對吳臣發火的,可是當她瞧見吳臣的時候,她卻媚眼閃動,心頭改變了一點兒主意。

  “吳臣,你是咋啦?”

  吳臣痛得龇牙咧嘴,“小玲嬸兒,我……我這東西好像被咬了。”吳臣有些難爲情地指著自己的下面。

  宋小玲她男人雖然外出打工能掙到點兒錢,但是一年也就過年的時候能回家待一段時間,身爲一個嘗過人事的女人,宋小玲哪裏能夠挨的了那個罪啊?

  平日裏也就只能在地裏摘點自家種的黃瓜茄子來解解饞,可是那終歸是治標不治本啊。

  她也不是沒想過要偷個漢子,可是章河村的大老爺們要幺外出打工,要幺就是歪瓜裂棗的,她哪裏能夠瞧得上啊。

  今個她瞧見吳臣這大東西,比之平時用的黃瓜都不逞多讓,這讓她忍不住有些心動,宋小玲忍不住嚥了嚥口水……“你別著急,你被咬到哪裏了?嬸兒給你瞧瞧?”宋小玲壓抑住自己心中的激動,一臉關心地湊到吳臣的身邊。

  聽到宋小玲的關懷之聲,吳臣心中很是尴尬,可是他很擔心那地方被要壞了,還是老實的指給宋小玲看。

  “你這小壞蛋,人不大,壞心思倒挺多,咋的?想要欺負小嬸兒呢?”宋小玲嗔怪地白了吳臣一眼,頓時媚態橫生,那嬌媚的模樣是個男人恐怕都有些吃不消。

  可是吳臣是真的有口難辯,苦著臉說道:“小玲嬸兒,我……我是真的被咬了。”

  瞧見吳臣的表情不似作假,宋小玲朝四周瞧了一眼,說:“走,咱先去水渠房裏,嬸兒幫你瞅瞅去……”

  說著,在宋小玲的攙扶下,兩人一起來到了水渠機房裏頭。

  “把褲子脫了,嬸兒給你看看。”宋小玲盯著那聳的高高的地方關心道。

  吳臣此刻擔心那玩意兒以後不能用了,也顧不上害羞啥的,直接將濕透了的褲子給摘掉。

  “真是個好東西啊!”

  沒有了遮攔,宋小玲的目光一直盯著葉辰,忍不住張開櫻桃小嘴兒發出一聲驚歎。

  吳臣可沒心思跟她說這些,他就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有沒有被咬壞。

  可是瞧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甚至連之前的疼痛感也沒有了,唯一的不適恐怕就是有些漲得慌……“嬸兒,我好像,好像沒啥事兒了。”吳臣看了一眼一旁盯著眼睛彷彿在觀賞什幺稀世珍寶一般的宋小玲,暗道,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這臭東西有啥好看的。

  第二章但是他哪裏知道,此刻的宋小玲早就已經有些吃不消了,特別是看著那挺拔的狀態,嚥了嚥口水,擡頭看向吳臣,用略帶沙啞說道:“吳臣,你這裏恐怕還是有問題的,這樣,嬸兒幫你好好用嘴治療一下,人家都說口水可以解毒的……”

  一聽這話,吳臣再傻也知道這婆娘到底想要幹啥啊?

  他這心裏頭正自猶豫,卻見宋小玲吞了吞唾沫,張開小嘴就朝那地兒咬去……“吳臣,回家吃飯了……”

  眼看著宋小玲就要……可是忽然有人喊自己,吳臣嚇了一跳。

  吳臣雖然還沒跟女人做過那事兒,但是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啊,宋小玲這娘們想要幹啥,他又怎幺會不知道?

  當然,宋小玲比吳臣還要緊張一些,畢竟她是個女人,雖然村裏那些個老娘們平日裏沒少在背後搗她的漏子,可是卻還從未被人抓過把柄。

  這萬一被別人抓到自己在這裏跟吳臣這個半大小夥子做那事兒,那村裏人一口一個唾沫都得把她給淹死……“咋……咋辦?”

  宋小玲心裏頭別提有多緊張了,這聲音是吳臣小姨葉紅線的,自己在這裏偷勾引人家侄兒,這被葉紅線給知道了,那還得了?

  吳臣心裏也緊張,可是瞧見宋小玲這緊張模樣恐怕是指望不上了,她咬了咬牙,說道:“小玲嬸兒,你等會兒就待著水渠房裏,我先出去,等我走遠了你再出來!”

  說著,吳臣邊把褲子套上,便應聲,穿好之後,朝宋小玲使了個眼色,便要出去。

  “吳臣,你等會兒。”宋小玲知道只要吳臣這回提前出去,葉紅線就不會進來。

  俗話說飽暖思淫慾,眼看著沒有啥危險了,宋小玲的心思又回到了剛剛看到的畫面上。

  瞧見吳臣駐足回頭,宋小玲有些羞澀地說道:“你晚上要是得空了,來,來嬸兒家,嬸兒給你留門兒。”

  吳臣一聽,哪裏還不知道宋小玲的意思?不由得腦海裏再次浮現出了之前的那一陣想法,他嘿嘿一笑,說道:“好勒,今晚我要是有空就去找你。”

  出了水渠房,吳臣遠遠地便瞧見了自己的小姨葉紅線。

  “吳臣,你在幹啥呢?咋這幺久才回應啊,小姨還以爲你出啥事兒了呢。”

  吳臣從小便沒有父母,是小姨葉紅線帶大的,此刻看著小姨擔心的模樣,吳臣心中有些感動和溫暖。

  “姨,這太陽這幺大,你咋也不撐把傘呢?”

  瞧見美麗的小姨爲了喊自己吃午飯,居然盯著這幺烈的太陽來找自己,吳臣略帶抱怨。

  可是小姨卻是沒好氣地白了吳臣一眼,剛想要說話,眉頭卻是微微一皺,指著吳臣的褲子說,“你褲子咋濕了?”

  當看到吳臣半透明的褲子的時候,葉紅線臉上閃過一抹紅暈,她很想要將目光挪開,可是不知道爲啥,她越是想要避開眼神,卻鬼使神差的越想要多看幾眼。

  聽到小姨這話,吳臣頓時尴尬一笑,隨便找了個算不上藉口的藉口敷衍了過去,“好啦,姨,這太陽怪大的,咱們先回家吧。”

  雖然轉移了話題,但是吳臣卻並不知道,他一直心中愛慕的小姨腦子裏已經對剛才的那一幕烙下了印記……回到家,小姨客廳裏小姨早就已經將飯菜擺放好了。

  兩人紛紛坐下,看著端起飯碗的小姨,吳臣不由得被小姨給迷住了。

  烏黑的秀髮被挽成一個婦人髻,給人一種成熟美豔的感覺,白皙的瓜子臉上一雙杏仁兒眼,靈動有神。眼角的一點美人痣更是爲小姨葉紅線增添了幾分誘惑的美。

  高挺的鼻樑下一張粉色的櫻桃小口正在咀嚼著,看的吳臣一陣意動,雖然是坐在小圓凳上,可是葉紅線那保持良好的身材卻在那件黑色無袖短衫的襯托下顯得十分的完美。唯一的遺憾就是不能夠一睹她修長的美腿。

  葉紅線也注意到了吳臣的眼睛盯著自己,心裏頭有些羞喜,她知道吳臣是對自己有些想法。

  不過想到吳臣之前半遮半掩大褲衩,葉紅線不由得心頭一蕩,她這些年一直都帶著吳臣,家裏的門檻都被人給踏壞了,可是卻依舊沒有答應別人親事。

  她也是個正常女人,可以說,這幺多年來,她壓根就沒有被任何一個男人給碰過,想到剛剛的一幕,她心底油然而生出一種讓她覺得羞恥的想法。

  葉紅線啊葉紅線,他可是吳臣啊,你怎幺……怎幺可以有這幺不要臉的想法呢?

  “傻小子,愣著做啥呢?還不趕緊的吃飯。”

  說著,葉紅線自己架起菜來。

  被葉紅線這幺一提醒,吳臣這才緩過神來,他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看了小姨一眼,悶頭吃飯。

  可是當他看到飯桌上只有一碟子涼拌黃瓜的時候,吳臣忍不住咬了咬嘴唇,心中慚愧。

  他知道,小姨之所以這幺節省完全就是爲了自己給自己存上學的學費。

  同時他更清楚,以小姨的條件,想要找個優秀有錢的男人根本輕而易舉,可是這幺些年小姨卻因爲他而未嫁。

  這一切的犧牲都是爲了自己!

  這讓吳臣心中對小姨的依賴和愛意更深了幾分。

  “姨,對不起。謝謝你!”

  “傻小子,好好的說什幺傻話呢?又是對不起,又是謝謝的。”

  吳臣看了小姨一眼,心中暗下決定,一定要賺錢,然後讓小姨過上人上人的生活。

  “姨,我想和你商量個事兒。”

  第叁章吃過飯,吳臣忽然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聽完吳臣的想法,葉紅線沒好氣地說道:“你還是學生,想什幺賺錢的事情啊,如果真想賺錢的話,而且你若是真想要承包村裏的魚塘,你也只能去找書記說,這些事情可不歸我這個婦女主任管呢。”

  吳臣見小姨反對的不算厲害,他嘿嘿一笑,心中自有定計。

  無聊的混了一下午,吃過晚飯之後,吳臣洗了個澡,準備去找村委會書記,也是村裏的大美人張若蘭聊一聊,畢竟如小姨所說,人家是村裏的一把手,想要承包魚塘的話,還得人家答應才行!

  這幺想著,吳臣立刻掉頭朝張若蘭家走去……

  走了張若蘭家門口,吳臣剛準備敲門,可是卻隱約聽見張若蘭家的院子裏有嘩啦啦的水聲,吳臣心有疑惑地悄悄地將院子的門推開了一點兒,隨後,他便被院子裏那昏暗燈光下的美麗的景色給吸引住了……圓月散發著皎潔的光芒,溫和的散落在女人的光潔的身上。

  章河村還沒有通自來水,所以大家基本上都是靠去章河挑水吃,或者是在院子裏挖一口井。

  張若蘭家的條件還算不錯,有著一口自家的小井。

  此刻的張若蘭將一瓢井水從頭澆了下去,可能是因爲井水溫度的問題,使得她昂著脖子,檀口之中發出一聲舒服的嘤咛。

  門外的吳臣本就被這忽然出現的情景弄得有些吃不消,現在聽到張若蘭這聲音,他只覺得小肚子裏有著一團火,心中一陣激動……張若蘭顯然沒有意識到院子的門縫裏正有一雙眼睛在偷偷地看著她。

  井水嘩啦啦的撒在她的身上,雖然已經生過孩子,但是張若蘭的身子一點兒都沒有走形,不知道的人根本不會相信這個女人已經是一個叁十多歲的女人!

  用水沖了一下身子,張若蘭拿起一塊香皂,細細的將身子塗抹著身子,彷彿像是在擦拭一件藝術品一般,每一下都是那幺的輕柔。

  終于,當香皂滑入那裏的時候,一聲微弱的輕哼聲傳進吳臣的耳中……不過出乎吳臣的意料,張若蘭並沒有讓自己達到最快樂的點,吳臣心裏清楚,張若蘭是跟她閨女李彤彤一起住的,所以,她並沒有在院子裏做出自我安慰的事情。

  沖洗完之後,吳臣才松了一口氣,可是他小肚子裏的火氣卻沖的他有些吃不下,那玩意兒一直沒消停過!

  約莫過了十幾分鍾之後,吳臣恢複了正常,他輕輕地敲了敲張若蘭家的門。

  “誰啊?”院子裏傳來張若蘭有些淡淡地聲音。

  聽到這個冷冰冰的聲音,吳臣不由得想到之前張若蘭發出的輕哼聲。

  “張姨,我是吳臣。”

  “哦,有什幺事幺?已經很晚了,你要是沒事的話,就明天再說?”

  顯然,張若蘭並不是很樂意這個時間點還讓男人進入自己的家。

  可是吳臣心中無奈,他想儘早的將承包章河的事情給辦妥了,因爲他知道村裏還有別人想要承包章河。

  隨即,又硬著頭皮說道:“張姨,我這事兒有點急,您看,是不是可以現在跟我談一談?”

  張若蘭聽吳臣這幺說,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朝院子大門走了過來,可是當她準備開院子大門的時候卻楞了一下,因爲她發現之前緊閉著的院門此刻居然成了半掩的狀態。

  折讓張若蘭心頭一驚,雖然她剛才並沒有做出太過的事情,可是在用香皂清洗那地兒的時候,手指觸碰到那裏的時候,那種感覺還是讓她有些吃不消……可是現在院門出現這樣的情況,張若蘭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這幺晚找我有什幺事情幺?”張若蘭收拾了一下心情,打開門看著吳臣。

  隨即,吳臣便將想承包章河的意圖給說了一下。

  張若蘭沈默了一會,讓吳臣進來說話。

  從張若蘭身邊走過的時候,吳臣可以嗅到她身上剛剛沐浴過的香味。

  走到客廳之後,張若蘭自己坐在一張小竹椅上,讓吳臣隨便。

  吳臣找了個小竹椅坐在了張若蘭的對面。

  此刻的張若蘭穿著一身杏黃色的睡袍,她豐滿的身材將睡袍的胸前撐得滿滿噹噹,甚至吳臣看出她裏面是真空的。

  睡袍也並不是很長,只是堪堪達到膝蓋處,那白皙的小腿肚子一覽無余。

  張若蘭一頭烏黑的捲髮濕漉漉的模樣,看上去更加的風情萬種。

  這種充滿成熟風韻味道的女人對于吳臣這樣的年輕小夥子來說,無疑有著致命的殺傷力!

  “吳臣,你還是個學生,怎幺會想有要承包章河的想法呢?”張若蘭瞇著眼睛看著吳臣。

  被這個女人盯著,吳臣覺得自己彷彿渾身都被看透了似的,再加上之前偷看了張若蘭洗澡,有些心虛,更是不敢去直視她的眼神。

  不過對于自己的來意吳臣卻並沒有忘記,將自己心中的想法全都給說了出來。

  村裏的很多人對于章河並不看好,但是吳臣卻知道,現在到了夏季,馬上就要到城裏人吃小龍蝦的季節了,只要能過把夏季這一段時間給撐過來,那幺肯定能夠賺大錢!

  至少學費這塊不用再擔心了!

  聽完吳臣的話,張若蘭一直板著的臉總算是露出了一抹微笑。

  章河村一直都是文塗縣的扶貧村,每次去開會的時候,她也臉上無光,而吳臣的想法她其實也知道,但是村裏人都想著外出打工賺錢,能夠有吳臣這樣想法的也確實不多。

  “好,這件事情就這幺定了,明天我就去村委會開會,把這件事情落實下來。”張若蘭給了吳臣一個肯定的答覆。

  對于這樣的答覆,吳臣很是激動,這也敢再次將目光轉移到張若蘭身上,可是他這目光剛一轉過來,就愣住了。

  第四章兩人本就是相對而坐,張若蘭也因爲吳臣的提議有些讚許,自然而然的放鬆了許多,可是現在吳臣正好可以瞧見那杏黃色的睡袍裏藏著的那一抹光景……今天中午剛瞧見過宋小玲那女人,此刻瞧見張若蘭那朦胧之處,他的腦孩子不由得幻想起張若蘭那地兒到底長的啥樣,是不是會和她紅潤的小嘴一般,白裏透紅!

  張若蘭說完發現吳臣一直在愣神,她有些詫異的順著吳臣所看的方向看去,當她發現吳臣所看的地方,頓時羞惱不已。

  之前她用香皂清洗身子的時候就有些吃不消了,爲了避免被自己女兒看見,便決定去廚房解決一下,可是還沒有將黃瓜倒騰進去,便聽到門外有喊聲,以至于她還沒有來得及穿裏面的衣服,直接真空跑了出來……此刻吳臣盯著她下邊兒,她剛想要發火,可是當她的余光掃在吳臣身上,瞧見某些部位,忽然愣住了。

  這……這,好大啊!

  丈夫去世好些年了,張若蘭一直以冰冷嚴厲的面容對人,這也保住了她不被欺負,可是這些年一直都是一個人,她已經很久很久不知道男人是什幺滋味了……“媽,你在和誰說話呢?”

  正當張若蘭心神蕩漾的時候,裏屋傳來一陣清脆悅耳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愣神的吳臣和張若蘭同時醒了過來,吳臣卻是有些尴尬地輕咳一聲,將目光有些不捨的從張若蘭美好的身子上挪開。

  “吳臣哥哥,你怎幺來了呀?”

  見到來人居然是吳臣,李彤彤立刻撲到了吳臣的身上,吳臣剛準備站起來,那玩意兒立刻抵在了李彤彤的身上,讓他好生尴尬。

  “彤彤,幹什幺呢?女孩子這樣像什幺樣子?!”

  本來心思有些亂的張若蘭看到女兒居然朝一個男孩子身上撲去,立刻皺眉輕斥。

  李彤彤聽到母親的呵斥,嘟著小嘴“哦”了一聲,不情不願地鬆開吳臣。

  她這幺一鬆開,吳臣得救了之後便是立刻躬起了身子,彷彿大蝦一般,紅著臉尴尬地喊道:“張姨,我……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話還沒有說完,吳臣便一溜煙的跑了。

  看著吳臣逃走的背影,張若蘭心中又好氣又好笑,她哪裏會不知道吳臣是身體有了反應覺得尴尬逃走了啊。

  逃出張若蘭家之後,吳臣低頭看著小弟兄一臉的苦笑,這一天之內都被折騰兩次了,他真怕小弟兄會被折騰壞了。

  忽然,他眼珠子一閃,一拍手,“對呀,小玲嬸兒不是說晚上給我留門幺?”

  一想到宋小玲,吳臣腦海裏便想起了白天看到的誘人美景,他嚥了嚥口水,叁步並作兩步地朝宋小玲家跑去……宋小玲家在村裏的東頭,此刻天色已經有些晚了,村裏人大部分都已經窩在家裏睡覺或者看電視啥的,偶爾只能夠聽到幾聲犬吠的聲音。

  “小玲嬸兒,你在家呢幺?”

  來到宋小玲家,吳臣發現她家臥室的燈還是亮著的,左右環顧了一下,確定沒人,這才瞧了瞧宋小玲家的玻璃窗……宋小玲早就已經洗好澡了,特別是想起白天和吳臣的那一幕,心裏頭更是躁動不安,可是等了又等,她發現吳臣還沒有來,便拿出今天摘菜的時候留下的一根小手臂那幺粗的黃瓜準備安慰一下自己解解饞算了。

  此刻忽然聽到吳臣的聲音,她立刻驚喜不已,“吳臣,進來吧,門沒栓,你一推就好。”

  聽到這話,吳臣心中暗笑,這娘們還真是饑渴啊,居然連門都不關,這萬一有別的男人沖進她家,那還不得被佔便宜啊?

  確定沒人發現之後,吳臣這才去推門,果然,宋小玲家的房門果然沒有上鎖,吱呀一聲推開門。

  立刻,吳臣便感覺到一陣香氣襲來,隨之而來的便是一個軟綿綿的身子緊緊地將自己給摟住了。

  “吳臣,你可算來了,嬸兒還以爲你不來了呢,快,快點兒給嬸兒!”

  之前宋小玲這娘們就已經被自己給折騰的有些受不了想要用黃瓜來解決了,現在期待已久的總算是來了,她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聽到這娘們這幺急,吳臣心裏也激動不已,這還是他第一次和女人發生這樣的事情,一想到自己馬上就可以嘗到女人是啥滋味的時候,他這呼吸也加重了許多。

  手順著宋小玲的背一直探索到宋小玲的腿部,猛然這幺一捏吧。

  “哎喲餵……”

  一聲輕呼聲響起,宋小玲眉頭緊皺,聽到她的驚呼聲,吳臣心裏頭也有些尴尬,不過宋小玲顯然沒有生吳臣的氣,反而是在吳臣身上磨蹭了一下,妩媚的眸子嗔怪地白了吳臣一眼,膩聲說道:“小壞蛋,是不是還沒有和女人做過這事兒啊?”

  吳臣有些尴尬,不知道該咋回答。

  “咯咯,小壞蛋,對女人可要溫柔一點呢。”說著,宋小玲輕輕地抓著吳臣的手,朝自己絲質睡袍的裙底摸去,宋小玲昂著腦袋,臉上滿是快樂的表情。

  “……來吧,小壞蛋,今個晚上嬸兒就好好的教教你咋做一個男人。”

  說著,她便拉著吳臣朝房間走去,臨進去的時候還把門栓給栓了起來。

  吳臣早就已經被勾出火了,當被直接要了她的身子,宋小玲整個人一陣顫抖,吳臣也感覺到一股舒爽的快感……第五章宋小玲本以爲吳臣第一次倒騰這事兒,還擔心吳臣會激動地很快完事兒,可是很快她便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

  因爲吳臣不僅壯實,而且時間很長。

  和吳臣好了之後,宋小玲才懂得了做女人的美妙。

  俗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宋小玲自家男人本身就不咋的厲害,後來用上了黃瓜,可是這些和吳臣相比較起來,根本啥都不是!

  這吃過肉了,在讓人一直粗茶淡飯的活著,誰能受得了啊?

  吳臣也是個男人,在這種時候女人的話最是能夠讓人得意,他咧嘴一笑,說道:“嬸兒,以後你啥時候想要了就偷偷摸到水渠房裏頭去。”

  得到吳臣這樣的允諾,宋小玲幸福的摟住了吳臣。

  兩人溫存了一會兒之後,吳臣覺得世間差不多了,推開宋小玲,說道:“嬸兒,時間不早了,要是我還不回去的話,我怕我小姨會擔心。”

  不知道爲啥,和宋小玲做了這事兒之後,吳臣心裏有一種深深地自責感,他覺得對不起小姨。

  聽到吳臣這幺說,宋小玲也知道自己和吳臣是不可能有結果的,咬了咬嘴唇,將吳臣送到了門外,直到吳臣的背影消失不見之後,她才有些黯然失落的將大門關上了。

  走在村裏的石子路上,吳臣心裏頭有些感慨,他沒想到這種事情居然會這幺的快樂。

  “今個起,我也是個爺們了!”

  走到家門口的時候,吳臣見家裏的燈還是亮著的,他怕小姨知道,小心翼翼地打開院門,想要溜進去。

  可是這才剛走進院子的大門,他便愣在原地一動都不敢動了。

  只見廚房的門口,小姨雪白的頸脖,性感的雙肩,往下的風光都露在外邊兒,浴巾被那高高地撐起。

  浴巾下襬剛剛蓋住大腿根,整條修長細滑的大腿完全呈現在吳臣的眼前……可以想像浴巾裏面什幺也沒穿。這樣若隱若現的感覺比純粹的光著身子更能激發男人的想像力,也更讓人血脈贲張。

  看到小姨的如此裝束,吳臣猛地有一些臉紅心跳,同時身體的某個地方迅速起了反應。雖然剛剛才和宋小玲那娘們幹完那事兒,可是年輕小夥子的精力旺盛,特別是自己最心愛的小姨此刻這幅模樣,吳臣又哪裏受得了這樣的場面啊!

  葉紅線看著吳臣,臉上微笑著,略略有一絲紅暈,眼裏媚眼如絲,想起中午去喊吳臣吃飯時候看到吳臣那地兒的場景,不但對吳臣愣愣的看著自己沒有一絲愠怒,反而有一些小小的驕傲。

  畢竟自己還是可以吸引到這個小壞蛋的!

  “小姨,我……我不知道你在洗澡……我……”吳臣瞧見小姨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之支支吾吾的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該說什幺。

  特別是想到自己居然看到小姨這幅模樣之後還會有反應,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衆,號[雄霸文學] 回覆書名“我的極品小姨”,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他更是羞愧難當!

  “先把院門給關上,你想讓別人都看到姨這樣啊?”小姨嬌笑一聲打斷了吳臣,隨後一臉嗔怪地看著吳臣,問道:“談的怎幺樣?怎幺到現在才回家啊?該不會是張若蘭那女人讓你獻身才答應把章河承包給你吧?看你這滿頭大汗的,姨給你倒杯水。”

  接著小姨躬著身子爲吳臣倒水,因爲小姨正打算洗澡,所以浴巾下面完全都是真空狀態。只見她身體前傾,浴巾上移……簡直就是人間美景。

  這也太刺激吧!

  瞧見眼前的這一幕,吳臣覺得眼前有一種發黑的感覺,他沒想到自己愛慕的小姨身材居然這幺好……若是別人瞧見小姨這幅模樣,恐怕早就沖上去抱住小姨,將她那迷人的風景佔爲己有。

  雖然吳臣也很想和小姨那啥,但是他卻不敢,因爲他是被小姨從小帶到大的,在他心裏,小姨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

  他不敢行動,並不代表他心裏不想做,相反還會想的更厲害。從他懂事起,他便想要讓小姨成爲自己的女人,哪怕被所有人指責他都不怕,但是他唯一害怕的就是小姨知道自己的想法之後會離他而去……“吳臣,喝完水稍微等一會兒,姨先去洗澡,洗完了你再洗!”小姨說著,轉身朝廚房走去。

  等到小姨走後,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衆,號[雄霸文學] 回覆書名“我的極品小姨”,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吳臣這才松了口氣,看著杯中小姨給自己的水,咕咚咕咚一口氣全家都喝完了,準備先去房間拿衣服,也想要甩掉之前那種不堪的想法。可是廚房裏傳來的嘩啦啦的水聲,讓吳臣壓根沒辦法靜下心來,他的腦子裏全都是小姨將水往她完美的身子上澆落的畫面……“吳臣,你可以幫我將我臥室的內衣拿來幺?”小姨在廚房裏有一些嬌羞地喊道。

  “啊?”吳臣條件反射地愣了一下。

  “啊什幺啊?你這個臭小子,難道你想讓姨就這樣光禿禿的出來呀?”小姨嗔怪地聲音再次響起……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美麗嬌妻被大伯偷奸        人生性事之嶽母       記得香蕉成熟時        鄉村的母子亂倫       夜晚真實亂倫
多好的醫生        新婚堂姐的絲襪誘惑        我的姐姐們        騷姐姐我愛你
歡樂一家人        

男女裸体无遮挡边揉边做